孤本文学网
娇妻很甜:陆少宠妻难

娇妻很甜:陆少宠妻难

来源:WXB 作者:云树 时间:2020-03-31 16:36:05 状态:已完结,可完整阅读

娇妻很甜:陆少宠妻难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

娇妻很甜:陆少宠妻难 第1章 惊喜

景宁到达丽华酒店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11点整。

这个时间,对于做这种生意的人来说,亲自送货其实已经不太安全。

尤其她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。

但没办法,生活不易,衣食住行都需要钱,何况过几天慕彦泽还要回来。

恋爱六年,大半时间都是异地,他要打理国内外的生意,她自然也不能拖他的后腿。

好在这几年两人感情很好,她除了日常工作,自己也经营了一点小生意,过几天他的生日,一定能给他个惊喜。

想到这里,景宁无声的勾起嘴角,笑了笑。

将脑袋上的黑色帽檐压低了一些,这才抱着快递盒往里走去。

丽华酒店,晋城有名的场所。

通常来这里消费的人,大都非富即贵。

大厅的富丽堂皇自不必说,就连电梯也是镶金镀银,人站在里面,被灯光一照,只觉流光溢彩,让人自惭形秽。

景宁却只是抱着盒子,目不斜视。

一张清丽的脸被口罩遮了大半,只露出那双平静无波的眸子,隐隐透出一股清冷和孤傲。

电梯在22楼“叮”一声停下,她走出去,很快就找到2202房,按响门铃。

门还没开,里面就传出男女急不可耐的声音。

景宁站在门口,忍不住抽了抽嘴角。

东西还没到,这就开始了?

还真是心急!

门很快打开,一个穿着浴袍,身上还带着水汽的男人出现在门口。

景宁没去看他,将盒子递过去,“843块!现金还是微信?”

对面的人却没有动。

两秒过后,一道试探性的声音响起,“……宁宁?”

景宁微怔,抬起头来。

只见站在门口的男人身形高大,一头短发湿漉漉的,身上仅穿着白色浴袍,暖黄色的灯光下,英俊白皙的脸上写满了惊讶,错愕,以及……一丝慌乱。

景宁的脸瞬间冷了下来。

“彦泽,谁呀?”

“没谁,送货的。”

慕彦泽抢在景宁开口以前急急出声,然后迅速从钱夹里掏出一叠钞票塞进她手里,顺便将盒子抢了过去。

门“砰”一声关上。

景宁站在那里,指尖微微发抖,脸色也是一片苍白。

片刻,她突然嗤笑了一声。

看着手上那叠钞票,仿佛看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,嘲笑她的无知和愚蠢。

里面传来男女互动的声音,她深吸了一口气,将眼眶里的酸意逼回去。

然后转身,一边走向电梯一边掏出手机。

“喂,你好,市公安局吗?我要举报,有人在丽华酒店乱搞,地下交易,房号是……”

二十分钟后。

一辆警车停在丽华酒店门口,旁边还有几家扛着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。

酒店里的人被押解出来,记者们顿时纷涌上前。

“慕先生,有人举报你在酒店里乱搞男女关系,请问这是真的吗?”

“慕先生,作为慕氏的继承人,你觉得这样的行为对吗?”

“慕先生,请问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是谁?有传闻说是一位娱乐圈的流量小花,这是真的吗?”

“慕先生……”

慕彦泽被记者围攻得水泄不通,连警察都阻止不了。

半响,才忍无可忍的怒喝一声,“滚!”

记者们被吓了一跳,果然退开些许。

慕彦泽透过人群,死死盯着站在人群之外的景宁,眼底满是阴鸷狠戾。

“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?”

景宁冷冷勾唇,眼底闪过一抹嘲讽。

“你这么做,永远都别想得到我!”

景宁突然走上前,在所有媒体和警察的目光中,扬起手——

“啪!”

一个重重的耳光甩下去,慕彦泽的脸被打到偏至一边。

周围霎时一片寂静。

警察张了张嘴,“这位小姐……”

“不好意思,一时手抖,没忍住。”

她淡笑了笑,揉着手腕,看着一脸愤恨的慕彦泽,声线清冷。

“一张掉进茅坑的废纸,你以为我还会稀罕?刚才这一巴掌算是利息,剩下的本金,三天之内我要你如数归还!”

慕彦泽的眼底闪过一抹慌乱,“什、什么本金?”

景宁挑了挑眉,“你确定要我提醒你?”

慕彦泽的脸瞬间白了下去。

她凉凉的笑了笑,笑容里满是讽刺和鄙夷。

警察见他们再没什么话说,大手一挥,这才将人带上了车。

人已经被带走,记者们自然也没有再停留的道理,也跟着呼啦啦离去。

原本被堵得水泄不通的酒店门口,霎时间便空了下来。

景宁站了一会儿,直到感觉胸腔里的呼吸顺畅了一些,这才准备离开。

却不料,一转头就对上一双深邃探究的眼眸。

那是一个穿着深色西装的年轻男人,长身玉立,身姿挺拔,利落的短发下一双眼睛深邃如星海,让人看不见底。

英俊的五官在夜色的掩映下,透着一股清隽的贵气,与周遭的灯红酒绿毫不相融。

景宁心头一动。

潜意识觉得这人有些眼熟。

然而目光再转至他的身后,那个小心翼翼跟着的秘书,以及秘书身边那辆银色保时捷时,又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认识这样显眼的人物。

她没有多想,转身离开。

直到那道娇小的人影融入车流,陆景深收回目光,淡淡的问:“刚才那人是谁?”

身后的苏牧连忙答道:“您是问刚才被警察带走的那个?好像是慕氏集团的少东家,前几天刚从国外回来。”

陆景深微微皱眉,“我是问那个女的。”

“啊?”苏牧有些懵,“哪个女的?”

注意到陆景深的神色转为不悦,苏牧立马反应过来,“抱歉总裁,我马上去查……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陆景深打断他的话,沉思了几秒,突然想起什么。

眼底闪过一抹意外,再次望向女孩离开的方向,勾唇一笑。

片刻,方才迈步往里走去。

……

作为报案人员,景宁也跟着一起来到了警局。

刚做完笔录,外面就风风火火闯进来一群人。

为首的是景家的老太太王雪梅,一冲进来,当先就给了她一巴掌。

景宁皱眉,嘴角有腥咸的血腥味散开,她冷冷抬头,看向站在对面的一群人。

“你这个孽障!”

王雪梅气得浑身发抖,“你明知道那是你妹妹,还敢报警?你是不是想把我气死!”

景宁拭了拭嘴角的血迹,抬眼看着眼前的老妇人,目光嘲弄。

“妹妹?你是指景小雅?”

“装什么傻?外面的新闻都满天飞了,说是景家二小姐勾引别人的未婚夫,你作为始作俑者难道会不知道?”

景宁低眸,轻笑了笑。

“原来那个女人是她呀!我还以为是哪里跑来的,急着开张做生意,原来是我的亲妹妹?”

娇妻很甜:陆少宠妻难 第2章 青出于蓝

站在王雪梅身后的景啸德勃然大怒,“畜生!你这是说的什么话?”

景宁冷笑了一声,“实话。”

她的确没想到,跟慕彦泽在一起的那个女人会是景小雅。

原本以为只是慕彦泽背叛了她,一气之下才想出这个损招,让他出个洋相来解恨。

却不料一箭双雕。

真是好笑!

“你!”

老太太怒不可遏,举着拐杖就要朝她身上砸下,旁边的余秀莲连忙拦住。

“妈,有话好好说,别动气,当心气着身子。”

说着,又转头过来劝景宁,“景宁,你也别再惹奶奶生气了,这件事是小雅对不起你,回头要打要骂都随你,但奶奶年纪大了,你听我的,服个软,别跟奶奶顶嘴,啊!”

那温柔懂事的样子,若是不知道的,还真以为她有多善良。

景宁讽刺的勾起唇角。

父亲景啸德见她这副样子,越发来气。

“你觉得现在很得意是不是?把你妹妹和你未婚夫都弄进警局,让我们景家跟着慕家一起丢脸?你到底还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?

你妹妹好歹也是个明星,你今天这么一闹,传出去她以后怎么做人?她还要不要在娱乐圈混了?我们景家和慕家以后还要不要来往?这些你想过没有?”

景宁冷冷的看着他,“所以,你能想到的就是这些?”

景啸德一滞。

“是他们先犯的错,你却在这里口口声声的责备我?那你希望我怎么对他们?对他们的行为视而不见?还是大度的祝他们百年好合?”

景啸德被说得哑口无言,顿了两秒,方才强梗着脖子怒声道:“自己没本事留住男人,还怪别人抢了你的?你若是个中用的,人家会甩了你喜欢上你妹妹?出了事不知道反醒,就知道怨天尤人,和你那个没出息的娘有什么区别!”

景宁狠狠震了一下。

看着眼前疾言厉色的父亲,只觉不敢置信。

五年前,余秀莲带着景小雅登堂入室,她这才知道,原来她还有个只比自己小半岁的妹妹。

母亲受不了这样的打击,开着车冲进河里,车毁人亡。

景家怕她闹事,将她送到国外,不问生死。

那几年,若不是有母亲留下的一点遗产,她早就死在国外了。

她一直知道,父亲和老太太都不喜欢她母亲,却没想人都死了,还要受这样的诋毁。

她心头发寒,片刻,方才嘲弄的笑了一声。

“是!我的确没用,毕竟我没有一个当惯抢别人的丈夫的母亲,继承不了那一身本事,景小雅青出于蓝,我算见识到了。”

旁边,余秀莲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。

景啸德勃然大怒,“你胡说什么?”

“我说什么你心知肚明!”

“你!”

“够了!”

站在一旁的老太太突然呵斥出声,景啸德气得还想再说什么,被旁边的余秀莲拉了拉胳膊。

一抬头,就看到走廊一端,慕天宏领着慕彦泽和景小雅一起从审讯室里出来。

慕天宏的脸色很不好看,慕彦泽和景小雅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景小雅死死抱着慕彦泽的胳膊,一张清秀的小脸上写满了隐忍和委屈,眼眶哭得通红,看上去楚楚可怜。

一群人顿时纷涌上前,殷切的关心道:“小雅!你没事吧?”

景小雅摇了摇头,闷声说了一句,“我没事。”

说完,抬头看向站在人群之后的景宁。

“姐姐。”

她轻唤了一声,走上前来,内疚又柔弱的望着她。

“对不起,我没想到你会过来……我和阿泽哥哥……我们不是故意的,求你原谅我们吧!”

景宁冷冷看着她,面无表情。

慕天宏也叹了口气,上前说道:“这件事是我们慕家对不住你,但事情已经发生了,也没办法挽回,需要什么补偿,只要你开口,我们慕家一定满足。”

景宁冷笑,“补偿?你这是想拿钱打发我?”

慕天宏面色一变,眼底闪过一抹愧疚。

他回头狠狠瞪了慕彦泽一眼,怒喝,“混账东西!自己干的好事,还不自己过来说清楚!”

慕彦泽满脸的不情愿,看了景宁一眼,终究还是在父亲的威严下不情不愿的走上前来。

“景宁,我们不合适,婚约还是解除吧!”

景宁一震。

心像是被钝刀子割过,泛起隐隐的痛意。

明明知道结果,可是当真正听到的那一刻,还是止不住的感到难过,心头升上一股寒凉。

她看着眼前的男人,弯了弯唇,眼底染上一抹腥红。

“慕彦泽,我们在一起多久了?”

“六年。”

六年?呵!

没想到,六年的时间,换来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。

让她抓奸在床,事后没有愧疚,没有挽回,甚至没有道歉,只有一句冰冷的“我们不合适”。

有什么东西自心底破裂开来,她讽刺的勾起唇角,没有丝毫犹豫,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慕彦泽一怔,对她的果断有些意外。

他微微皱眉,狐疑的看着她,“你说真的?”

“解除婚约可以,不过我要慕氏新收购的那三家子公司,作为对我的补偿!”

“什么?你疯了?!”

慕天宏和慕彦泽还没来得及说话,景啸德就急吼出声。

景宁冷睨了她一眼,“还没成亲家呢,就这么急着替人家着想?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点儿?”

“你!”

“好了。”

慕天宏抬手,打断景啸德的话,平静的看着景宁。

“你的条件我答应你,什么时候将另一半婚书拿来,我就什么时候将公司过到你名下。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慕天宏领着律师离开,景啸德气呼呼的瞪了景宁一眼,在余秀莲的陪同下搀扶着景老太太走了。

空旷的走廊里就只剩下了景宁和慕彦泽景小雅三个人。

她不想再多做纠缠,冷着脸转身往外走,身后却传来景小雅急切的声音。

“姐姐!”

下一秒,前路就被人挡住。

景小雅一张素白的脸哭得梨花带雨,抓住她的胳膊颤声道:“姐姐,对不起,我真的不是有意要喜欢上阿泽哥哥的,求你千万不要生我们的气,一切的错都在我,要打要骂,你就冲我来吧!”

娇妻很甜:陆少宠妻难 第3章 你又输了

景宁看着她柔弱无助的样子,只觉恶心至极。

冷冷的甩开她,“别碰我!”

原本没用多少力气,景小雅的身子却突然踉跄了一下,尖叫一声,整个人往地上栽去。

“小雅!”

慕彦泽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她扶起,怒声低吼:“景宁!你干什么?”

“我没有……”

景宁脸色微变,下意识想解释,却被景小雅打断。

“阿泽哥哥,不怪姐姐,是我,别说她只是推我一下,就算打我骂我,也是应该的。”

景宁瞳孔微缩,脸上写满了震惊。

她抬起头,对上慕彦泽失望至极的眼神。

“我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,这件事是我的错,你有什么气冲我来!对小雅动手算什么?”

她张了张嘴,解释的话突然就噎在了喉咙,像一根横亘在那里的刺,扎得生疼。

“你认为……是我推了她?”

“我亲眼所见难道还有错?我一直以为你只是性子凉薄了点,但还算善良,今天我才知道,心狠手辣睚眦必报才是你的本色!这么多年算我看错你了!”

景宁站在那里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。

她转头看向景小雅,对方的眼底闪过一抹恶毒和得意。

心头缓缓漫上一股寒凉。

片刻,她轻笑一声,笑容里充满了讽刺。

“慕彦泽,直到今天我才发现,你真蠢!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你们不是很相爱吗?好!我成全你们,一只装过屎的碗,就算洗得再干净,也没有人会再拿来装饭是不是?”

慕彦泽脸色一变,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一向清冷淡漠,修养良好的女人,会说出如此粗俗不堪的话来。

他沉下脸来,“景宁!你别得寸进尺!”

景宁冷笑,笑意凉薄。

她掏出手帕擦了擦刚才被景小雅碰到的地方,语气漫不经心。

“行了!我没空在这儿跟你们废话,从今往后,请你带着你身边的这只金丝雀滚出我的视线!我祝你们……”

她眼珠转了转,清丽的眸子深入冷过一抹嘲弄,轻笑,“……女表子配狗,天长地久!”

说完,她再没有给他们任何说话的机会,转身离开。

慕彦泽气得脸色铁青,“你什么意思?你给我站住……”

“阿泽哥哥……”

就在这时,手臂突然被人抓住,景小雅惨白着脸,捂着肚子,“阿泽哥哥,我肚子好痛。”

慕彦泽脸色一变,“小雅,你怎么了?”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
一条腥红的血线从景小雅的腿根蔓延下来。

慕彦泽瞳孔紧缩,狠狠一震。

“别怕,我马上送你去医院。”

……

慕彦泽抱着景小雅去了医院。

景宁坐在车上,看着车子离开的背影,讽刺一笑。

她没有回家,而是开车去了丽华。

酒店的一楼是一个大型酒吧,大厅里灯红酒绿,纸醉金迷。

她靠着吧台,一杯接一杯的喝着。

原本不是一个喜欢借酒消愁的人,可这个时候,除了酒精,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暂时麻痹内心的痛楚。

当着慕彦泽和景小雅,她可以装作冷酷无情,潇洒大方。

可只有她自己知道,自己的心里到底有多难过。

六年的感情,最后抵不过一个谎言,在她一心一意想要与他白头偕老的时候,他却在和别的女人滚床单。

想想都觉得讽刺!

景宁端起杯子,又给自己灌下一杯酒。

饶是她酒量一直不错,此刻也有些醉了。

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。

她目光迷蒙的伸手掏了掏,从包里摸出手机,接听。

“哪位?”

“姐姐,你又输了!”

是景小雅。

景宁嘲讽的扯了扯嘴角。

“特地打个电话过来,就是为了向我证明你有多得意?”

景小雅得意的笑了笑。

“姐姐,你还不知道吧,我怀孕了。”

景宁的脸色冷沉下来。

她冷然的看向舞池里群魔乱舞的人们,语气冷淡,“跟我说干嘛?又不是我的。”

“孩子是阿泽哥哥的,他刚才跟我说,会马上和我结婚,你们在一起的六年,他从来没有碰过你,说得好听点叫柏拉图,说得不好听一点,就是对你提不起半点想法,看到你就反胃。”

景宁的手用力蜷在一起,狠狠握紧。

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拉扯着,痛得钻心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气,片刻,嗤笑一声。

“景小雅,我还以为你有多高的段位,想说的就这些?”

“姐姐,你如果生气一定要说出来,我不会嘲笑你的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生气?毕竟也只有你,才会把人家丢掉的垃圾当宝,擦过屁股的毛巾洗得再干净还是带着一股屎味儿,你用来擦脸就不觉得恶心?”

“你!”

“行了!我没空跟你废话!警告你,不要再试图挑衅我,因为彻底惹火我的代价你承受不起!”

说完,她直接挂了电话。

心不是不痛的。

虽然嘴里不说,但景小雅的那些话,无疑还是刺痛了她的心。

她还记得,当初慕彦泽追求她时说过的话。

他说他就喜欢她冰清玉洁,高冷淡漠的样子,像只能远观的雪岭之花,让人想要保护。

最美好的爱情应该是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,是最纯粹的爱情。

现实是,他和景小雅背着她,有了孩子。

一股巨大的讽刺自心底升起,她抬手捂住脸,眼眶有些发酸。

就在这时,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。

“哟!这不是景家的大小姐吗?这么晚了一个人在这儿,不会又是出来送货的吧!”

景宁转头望去,只见几个衣着火辣的年轻女孩站在那里,为首的正是慕彦泽的妹妹,慕红绡。

娇妻很甜:陆少宠妻难 第4章 再次相遇

慕红绡从小到大最喜欢和她作对,以前没少找她麻烦。

景宁这会儿没心思和她纠缠,从包里掏出几张钞票叫了买单。

慕红绡却跨步上前,拦住她的去路。

“走什么啊?来,给我瞧瞧,今天是送的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货呢!”

她说着,伸手就去夺她的包包。

景宁后退一步,冷眼看着她。

“慕红绡,别太过分!”

“过分?哈哈……”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,“景宁!你还当你是我哥的女朋友呢?你们都分手了!你现在屁都不是,拽什么呀?”

景宁绷着脸,面无表情。

慕红绡挥了挥手,“你们去!给我把她的包抢下来!”

“光看包包有什么意思?她不是卖那个的吗?这么晚了还出来送货,谁知道送的是东西还是人呢?”

“就是,不过我看她这副死板的样子也没人会要她,不如咱们先扒了她的衣服检查一下,万一找到什么证据呢?可不就帮你哥洗清冤屈了吗?”

慕红绡眼睛一亮,“对!就是这样。”

几个人摩拳擦掌的上前,景宁脸色一变。

趁她们没防备,调头就跑。

她毕竟还是喝多了,脚步踉跄,也分不清方向,迷迷糊糊看到门上有WC两个字,拔腿就冲了进去。

厕所里顿时响起一声,“卧槽!”

里面只有两个人,其中一个正在抽烟,另一个在上厕所,看到她闯进来,吓得差点尿了裤子。

景宁也是第一次撞见这样的场面,懵了两秒,紧接着也明白过来自己走错了,满脸涨红。

“对、对不起,我走错了!”

她跌跌撞撞的就要退出去,外面却传来慕红绡的声音。

“跑哪儿去了?人呢?”

“明明看她往这边跑了,怎么不见了?”

“肯定在厕所里!走!进去找!”

景宁脸色微变,抬头看向对面,隐约觉得那个抽烟的人有些眼熟。

“先生,我、我能不能在这里躲一会儿?”

虽是难以启齿的请求,可为了不被慕红绡抓住,她也认了。

陆景深面无表情,冷淡的目光扫过旁边手忙脚乱提裤子的苏牧,“出去!”

苏牧吓得心肝儿颤颤,闻言如获大赦,连忙溜了。

景宁觉得脑袋有些晕,下意识想要伸手扶住什么,脚下却突然一软,整个人往前栽去。

她头皮一紧,下意识闭上眼睛。

然而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发生,一条修长有力的手臂伸出,将她捞了起来。

她猛然撞进男人怀里,原本就晕的脑袋顿时更晕了,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往下滑去。

陆景深只能扔了烟,两手并用才将她捞起来,看着她醉成一瘫烂泥的样子,眉心微皱。

“景宁,你到底喝了多少酒?”

景宁听到对方喊她的名字,意识到对方认识她,有些疑惑。

“你认识我?”

陆景深目光平静,疏淡的眉目里几乎看不出他的情绪。

半响,才凉薄的扯了扯唇角。

“不认识!”

……

景宁被陆景深从酒吧里抱了出来。

她搂着男人的脖子,醉醺醺的脸上染着一抹酡红,双眼微阖,醉得不轻。

陆景深将她放在后座,自己也坐了上去。

苏牧开车,恭敬的问道:“总裁,去哪儿?”

“陆园。”

“是!”

车子行驶在深夜寂静的大道上,景宁醉得难受,闭着眼靠在窗子上,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。

她喝醉了有个特点,那就是不吵不闹,只会睡觉。

这也直接导致了她连自己的处境都没有发现,更遑论察觉身边还有个男人。

意识昏昏沉沉,脑袋里也是模糊一片,隐隐泛着酒后的疼痛。

就在这时,包里的手机嗡嗡响了起来。

她皱了皱眉,伸手在包里掏了几下,终于将手机掏出来,按下按听。

“喂?”

“景宁,我听红绡说,你在丽华酒吧跟一个男人走了?”

是慕彦泽。

她睁开眼睛,迷蒙的目光里泛着一层水雾,“怎么?她向你告状了?”

慕彦泽语气冷沉,“我知道今天的事是我对不起你,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随意糟蹋自己,酒吧那是什么地方?你怎么能……”

景宁没心情听他继续说下去,不耐烦的打断,“你想表达什么?”

“你在什么地方?我派人来接你。”

“景小雅允许你这样做么?”

“小雅没你想的那么坏,她一直把你当成她的亲姐姐,如果你出了什么事,她会是最难过的那个人。”

景宁嗤笑了一声。

第一次发现,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无耻的人。

景小雅真是不断刷新她的下限。

“那她一定没告诉你,半个小时前她才给我打了电话,炫耀她终于抢到了我的男朋友,还拿肚子里的孩子来示威吧!”

慕彦泽想也不想便道:“不可能!”

景宁讽刺的笑了一下。

慕彦泽深吸了一口气,语气渐渐有些不耐烦。

“景宁,你到底想怎么样?从开始到现在,小雅从未说过你一句坏话,知道你在酒吧,立马就叫我打电话给你,怕你出事,可你呢?

你却一而再再二三的用恶意来揣测她,我承认,有些事是我们不对,可你难道就没有半点错误?

你总是仗着自己出身比她好,三番两次的欺负她,每次我有应酬让你陪我去,你都推三阻四,我让你不要再做那个生意了,你却跟我扯什么行业不分贵贱?

景宁,我也是有身份的人,也要面子的!

你从来都只考虑你自己的想法,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感受,事到如今还要去怪别人?”

景宁气得浑身发抖。

她从来没有想过,慕彦泽竟然是这么想的。

她欺负景小雅?

她不肯陪他去应酬?

她的事业丢了他的脸?

她眼眸腥红,片刻,忽然低声笑了起来,笑得无比讽刺。

“原来你是这样想的,好!很好!记住你今天说的话!我不会原谅你们的,早晚有一天,我会让你们后悔!”

说完,直接掐断了电话。

车里陷入一片诡异的沉默。

娇妻很甜:陆少宠妻难 第5章 及时止损

景宁无力的靠在车窗上,望着窗外飞速倒退的夜景,眼眶泛红。

慕彦泽的话还言犹在耳,她却只觉可笑。

曾经有多少次,景小雅背着家里人欺负她,她都默不作声的忍了,原以为可以换来一些平静,却不料对方变本加厉。

她不是天生软弱的人,忍让不行自然就学会了反击,这在慕彦泽的眼里,就成了她欺负景小雅?

她被赶出景家,整个晋城的人都知道她是景家不要的女儿,慕老夫人对她更是不喜。

为了不让他为难,她处处避让,尽量不出现在公众面前,在他眼里就成了推三阻四不肯陪他应酬?

若不是出了那件事,若不是因为景家的自私和偏心,她至于前途尽毁沦落到这个地步?

这一切,到头来竟然都成了她的错?!

景宁闭了闭眼,只觉无尽的悲凉和可笑。

旁边突然响起男人的声音,“为了这种男人伤心,值得吗?”

她微微一愣,转头望去,迷蒙模糊的视线中,一身清贵的男人坐在那里,脊背挺直,眉目冷峻。

她这才想起来,自己好像上了一个男人的车,这人刚才在酒吧里还帮了她。

有外人在场,她也不好再露出落魄的样子,抹去脸上的眼泪,“谁说我在为他伤心?”

陆景深挑眉看向她,目光落在她还有些泛红的美眸上。

景宁解释,“我不是为了他,是为了我自己。”

为了自己那被荒废的……欺骗的六年青春。

陆景深认同的点了点头。

“你知道投资失败的时候,最好的应对方法是什么吗?”

“什么?”

“及时止损。”

菲薄的唇轻轻吐出四个字,令她心尖一颤。

她转头看向他,昏暗的灯光下,男人身姿挺拔,灯光在他的侧脸打上一层阴影,越发显得五官深邃立体,清冷尊贵。

她不是没见过长得好看的男人,慕彦泽就属于好看的那一种。

可是和眼前的男人比起来,还是差得太远了。

就好比星辰不能与日月同辉,眼前的男人太过耀眼,像九天之上翱翔的雄鹰,气场强大,尊贵不可一世。

更遑论他还有一张足以令所有女人激动到尖叫的脸。

她心头微动,一个荒唐的念头从脑海中闪过。

盯着他清俊的侧脸,咽了口唾沫,“我知道了。”

顿了顿,忽然问道:“那你对睛趣佣品怎么看?”

陆景深拢了拢眉,“很正常的行业,就和其他行业一样,没什么特殊的看法。”

景宁幽幽的笑了起来。

她的笑意里含着七分醉意,三分清醒,美眸如秋水盈盈,语调轻浅,“我也这么认为。”

鼻尖突然袭来一丝冷香,陆景深微微偏头,就看到她忽然坐直了身子,整个上半身朝他倾了过来。

“那你觉得我美吗?”

陆景深脊背一僵。

眼前的女人无疑是美的。

不仅美,还美得感性,美得惊艳。

尽管她今天只穿了一件简单寻常的米色外套,内搭白色小吊带,可还是阻挡不了那股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清贵冷艳。

他的心里忽然闪过一句话:千秋无绝色,悦目是佳人。

喉结滚动了一下,没说话。

片刻,方才不自在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景宁又凑过去一些,娇艳的红唇几乎要凑到他耳边,自以为用了很小的声音问道:“那如果我想要你,你愿意给吗?”

“噗——!”

正在开车的苏牧实在没忍住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下一秒,就感觉到背后冷冽如刀的目光。

他连忙收住笑容,顺便将车厢中间的挡板默默升了起来。

陆景深这才回头看向身边的女人。

他微微眯了眯眼,眼底有暗光浮动,“要我是要付出代价的,你确定?”

景宁呵呵一笑,“钱?我有。”

她说着,从包里掏出钱夹,将里面所有的红钞票都拿了出来。

“你数数,如果不够,我们还可以转账。”

陆景深这才发现,她刚才说的话不是开玩笑,她是认真的。

额头上的青筋突突跳了两下,他揉了揉眉心。

“今晚是不是无论谁坐在这儿,你都准备这么做?”

景宁摇了摇头。

她忽然呵呵一笑,伸手拍了拍他的脸。

“我才不会那么笨,睡你是因为你长得太帅了,他们不是瞧不起我吗?我就要找个比他更好更帅的,我气死他们!”

陆景深怎么也没想到,居然会是这个答案。

他有些哭笑不得,显然不准备把她的话当真。

就在这时,车子突然一个急刹。

景宁本就喝得醉醺醺的,随着惯力猛冲出去,要不是陆景深眼疾手快将她一把捞回来,非得摔出去不可。

他面色一沉,“怎么回事?”

苏牧的声音从前面传来,“对不起总裁,到陆园了。”

“你回去吧!”

“是!”

前面传来车门关上的声音,陆景深回头看向怀里的女人,见她醉眼迷蒙,清丽的脸上染着两片酡红,不由皱了皱眉。

“我们到了,下车吧!”

然而身上的女人却没有动,靠在他怀里,仰望着他尊贵桀骜的脸。

那张脸禁欲,冷淡,嘴唇却偏偏生得薄而性感,一张一合,充满了诱人的蛊惑。

酒精作祟,冲动上脑。

她伸手就搂住了他的脖子,一个微凉的吻印了上去。

陆景深脊背一僵,瞳孔紧缩,下一秒,唇上的柔软便离开了。

景宁看着他僵怔的样子,咯咯笑了起来。

“帅哥,你的嘴真甜。”

陆景深:“……”

强忍着将她丢下车的冲动,他沉声道:“松手!”

景宁没有动,眨了眨眼睛,看着他英俊冷沉的样子,眼圈突然就泛了红。

“你是不是也嫌我死板,不温柔,所以才不肯?”

陆景深紧绷着下颔,“不是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肯答应我?”

她好像突然委屈起来,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,滚在苍白如玉的脸上,像一颗颗晶莹的宝石。

他的心莫名的狠狠一紧。

女人的眼泪仿佛不要钱似的往下掉,很快便沾湿了他的衣襟。

娇妻很甜:陆少宠妻难在线章节免费阅读,继续阅读娇妻很甜:陆少宠妻难最新章节请按[免费阅读],回复即可阅读娇妻很甜:陆少宠妻难全部精彩内容

继续阅读

娇妻很甜:陆少宠妻难

连载于微信公众号

【jlwx55 】

云树相关文学